无锡市智能工业产业协会

INTELLIGENCE INDUSTRIAL ASSOCIATION

国际新闻


美国新出口管制规则“祸水外引”,中国半导体产业迎来“许可证危机”?

发布时间:2020-04-30
分享到:

当地时间4月27日,美国商务部宣布新的出口管制措施,旨在防止中国,俄罗斯和委内瑞拉的实体通过民用供应链或在民用供应链下获取发展武器,军用飞机或监视技术的美国技术,然后利用到军事和军事最终用户。换句话说,新规旨在限制中国等国家通过民用商业渠道获得军用的电子元器件和设备、技术等。

美国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在声明中警告,“有些国家有前科,把从美国进口的商品转为军事用途,与这些国家做生意前必须考虑后果”。他认为,中国、俄罗斯和委内瑞拉的个别实体尝试规避美国的出口管制,这将会损害到美国的整体利益,所以更改了新的出口管制规则。

具体来看,这次改动主要有以下几个部分:

1.扩大军事最终用途/用户控制(MEU)

加大对中国、俄罗斯和委内瑞拉的MEU许可要求控制范围,以覆盖三个国家的所有军事最终用户,以及这些国家的军事最终用途或军事最终用户寻求的诸如半导体设备,传感器和其他技术之类的物品。

该规则将军事最终用途的定义扩展到“使用”,“开发”或“生产”的任何项目之外,包括用于运行,安装,保养,维修,大修,翻新等军事物品。

此外,BIS准备了一份两用物项和技术出口管制条例修正案,增补了数十种可用于军事目的新产品在出口俄罗斯、中国和委内瑞拉时必须向美当局取得特别许可证。

包括将材料,化学物质,微生物和毒品;加工材料;用于设计、开发、生产的电子产品;高性能计算机;电信和信息安全设备及软件;传感器及激光器;导航和航空电子;航海设备组件;推进系统,航天及相关设备等总计九大类物品增加到ECCN(出口管制分类编码),涉及:2A290、2A291、2B999、2D290、3A991、3A992、3A999, 3B991、3B992、3C992、3D991、5B991、5A992、5D992、6A991、6A996和9B990。ECCN 3A992、8A992和9A991下的项目范围也被扩大。

2.删除许可例外民用最终用户(CIV)

删除对(美国国家安全关注的国家/地区的)最终用户使用国家安全(NS)控制的物品的民用最终用户的出口,再出口或转让(在国内)的许可例外。

此规则扩大了自动出口系统中向中国,俄罗斯或委内瑞拉出口的电子出口信息(EEI)备案要求,原有规定免除了出口商对价值低于2500美元的许多货物的EEI申请(除非需要出口许可证),并且当管制的理由仅是反恐(AT)时,便无需进入ECCN。

新规定要求运往中国,俄罗斯或委内瑞拉的物品,无论货物价值多少,都应备案,除非该货物符合政府许可例外的条件。另外,即使不需要许可证将物品运送到上述目的地,EEI备案也必须包括正确的ECCN,无论出于何种控制原因。

3.取消对额外允许再出口的许可证豁免(APR)条款

提议取消涉及合作伙伴国家的许可例外条款,其中涉及将NS管制物品再出口到国家安全相关国家,以确保对美国物品的出口和再出口进行一致的审查。

美国商务部表示,工业和安全局(BIS)负责监督这些出口管制活动。BIS的任务是通过确保有效的出口管制和条约合规制度并促进美国在战略技术上的持续领导,来推进美国的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目标。

根据新规定,美国企业凡向支持军方的中国企业出售特定产品,不管是民用或军用,必须先申请许可证,而原本一些科技如作民用原本无需许可的,如集成电路、电信设备、雷达、高性能电脑等,在新规下豁免也遭取消。

华盛顿贸易律师Kevin Wolf表示,这一规则改变是针对中国的军民融合政策,即为民用物品寻找军事用途。“在新规定下,一个军事终端用户并不局限于军事组织,”他解释,“军事终端用户同时也可以是一个民用企业,但其业务旨在支持某个军事项目的运作。”

例如,如一个中国汽车公司修理军车,不管他从美国输入的产品是作何用,在新规下已算是“军事终端用户”,将会受到新规管制。

新规定将于今年6月29日起实施。目前在码头中的涉及条款的货物,如7月27日午夜之后出口,再出口或转让(在国内)均需按此规则实施,在此之前的则按原有规定实施。此外,美国政府还公布了第三项拟议的规则调整,将迫使向中国付运某些美国商品的外国公司不仅要获得本国政府的批准,还要获得美国的批准。

新出口管制规则的影响?

从上述内容不难看出,美国修订的出口管制新规放宽了对军事用途和采购者的定义,涉及的出口货物范围扩大,审查流程更为严格,中国进口相关产品的难度进一步加大。

此外,在删除许可例外民用最终用户一项中,此前可以豁免的民用最终用户,也需要向BIS申请许可证。这意味着经营相关物项的企业将来可能需要等待30天或更长的许可证审核期,且需要考虑许可证是否会获得批准的不确定性。

业内人士认为,相比瓦森纳协议,此次的出口管制条例修订明确具有强制性,从涉及的产品种类来看,受影响较大的包括半导体和国产大飞机两个行业。并且这次新规针对所有中国元器件供应链企业和终端客户,一旦被认定为“敏感”企业和“敏感”用途,产品可能被直接查扣和“断供”。这对于元器件领域任何与军工企业沾边的业务,都是潜在的影响。

例如在增补的出口管制产品中,增加了“用于光刻工艺,尤其是为370至245nm波长优化的正型光刻胶”,有业内人士对集微网记者表示,主要是KrF光刻胶。“此次的出口管制条例修订不止针对华为,对中国,也不仅仅是集成电路企业。原来相关物品进口不审查最终用途,军品限制其实并不严格。新规实施后,原来可以走的曲线救国路径估计要被封死了。”上述业内人士表示,“美国会审查中国所有企业购买这些物品,包括芯片的最终用途,然后决定是否给许可证。”

本来美国对产业向中国转移,还有中国高科技的崛起就缺乏安全感,加上疫情对美国的产业影响雪上加霜,现在这个阶段通过这些文件,影响的也不仅仅是中国。另外还有可能就是制裁华为收效不如预期,所以扩大打击面。

兴业证券分析师也认为,疫情境外蔓延以来,中国面临的产业链供应链不确定性或已上升。随着美国国内受疫情影响,需“对外甩锅”来化解国内矛盾的可能性,而本次美国商务部所谓扩大国家安全相关产品民用出口限制,可能也是“祸水外引”的一种体现。美国在全球半导体产业链供应有绝对领先地位且在中国市场具有相当影响力,需格外关注高科技产业链供应链稳定性的潜在风险。在政治成本抬升的潜在风险下可能会影响企业短期经营,但中长期看效率和成本仍然是企业全球布局的核心考量。

专家观点认为,此次修订的就是直奔中国的军民融合政策而来,既打压了大陆半导体和大飞机产业,又“离间”了蓬勃发展的军民融合政策。

实际上在3月16日,美国助理国务卿福特在美国国务院网站上就刊文称,“中国实施军民融合策略,将通过民用商业和学术研究等途径获取的新兴技术转为军用,将会对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构成严重影响,甚至会对全球安全构成威胁。”此外,文章中还呼吁世界各国对中国提高警惕,并要求美国方面提高风险防范意识。

对此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4月2日回应称,中国军民融合的发展政策旨在有效选择军地资源,协调推进经济社会发展和国防建设,将更多的科技成果惠及人民。这个政策是光明正大的,不存在所谓的窃取或者转用外国技术的问题。“美国一些官员恶意曲解中国军民融合发展政策,并企图以此为借口对中国进行技术封锁,干扰和阻碍中国和其他国家间正常的经贸科技合作。中方敦促美方本着负责任的态度,停止对中方的恶意指责和蓄意抹黑,多做有利于中美交往和国际合作的事情。”

海军研究院研究员张军社28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从来没有看到过中国军方直接自美国进口高科技产品,美国政府也不允许向中国军方出售高科技产品。美国上述举动只是想找各种借口阻挠正常的贸易行为。

全球半导体产业也在关注事态发展。BIS公布出口条例修改后,美国半导体工业协会(SIA)立即发表了声明,并强调SIA代表了美国95%的半导体行业群体。SIA主席兼首席执行官John Neuffer在声明中指出,这些宽泛的新规定将不必要地扩大半导体的出口管制,在这个前所未有的全球经济动荡时期,为该行业带来进一步的不确定性。

28日台积电受此消息影响,股价震荡走跌,收在296.5元新台币,跌1.5元新台币,跌幅约0.5%。台积电表示,已知道美国出口管制规定可能的改变,将会持续关注相关信息。应用材料等美国半导体企业股价也有所下跌。相反A股半导体板块表现强势,晶方科技涨停,卓胜微股价逼近涨停,圣邦股份、华天科技、紫光国微等多只个股大涨。

另外昨日晚间日经披露华为将携手意法半导体共同进行智能手机、自动驾驶芯片领域的开发工作,有助于华为摆脱对特定芯片供应商的依赖。半导体行业专家莫大康表示,目前还要观察华为和中国政府层面的反应。但是华为的日子还是不好过,别以为美国不行,就可从日、韩、台湾等其他地区转手,这样的机会越来越少。他更担心的是此次出口管制影响蔓延到中国半导体业会有多深?

不过危中也有机。兴业证券分析师强调,中长期来看,潜在风险也是战略机遇,抓住契机集中力量补齐产业链“短板”,加快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培育壮大新动能,增强产业链供应链的灵活性。可建立定期全产业链安全筛查机制,从系统安全性角度,而非纯经济角度,维持中国全产业链的完整性。

魏少军教授此前强调,美国的出口管制措施实际上是一种超越国界的长臂管辖,将其应用于一家特定的中国企业且基于没有得到国际普遍认同的理由,对全球产业规则造成了很大的困扰,也会极大地影响全球产业的信心。纵观世界各国的发展,大家基本遵守一个原则,那就是本国的立法应该尽可能遵循国际上的最佳实践,避免对他国造成伤害,尤其不能对很多国家造成伤害。中国的知识产权法等法律的修改过程就是在听取各国对中国知识产权执法中的问题后逐步完善的。显然,这是一个与人为善的过程。如果采取反过来的做法,不断地尝试给别人制造麻烦,不会被国际伙伴所接受,而会迫使原来的合作伙伴寻找替代技术做出规避,最终伤害到麻烦制造者。